888棋牌

    <tbody id='76wd3zb1'></tbody>
  • <small id='jzoskckg'></small><noframes id='u6l4dzum'>

  • -初入撲克江湖贏WSOP主賽冠軍,斯杜

    初入撲克江湖贏WSOP主賽冠軍,斯杜

    恩戈之所以這么牛逼,是他天生有幾樣一般聰明人也不具備的特殊才能,地地道道是個賭博的大天才。

    首先他具有卓越的牌感和領悟能力,學新東西特別快。

    除了在金、撲克上雄霸江湖,他的backgammon、21點也是職業一流水平。八十年代初,backgammon非常流行(也是賭博游戲,但也可以不賭。我在yahoo玩過幾天),有一次恩戈聽說backgammon世界三強之一的羅格-樓(RogerLow)正在拉斯維加斯,他就托人下戰書要跟人家比,而在此前他只不過才和業余選手玩過幾次而已。

    羅格接受了比賽請求。結果雖然是羅格贏了,但后來羅格回憶道我非常吃驚他變得多么厲害。每一局、每一小時你都能感覺到他的明顯進步,這是我玩backgammon以來看到的最令我吃驚的事情”。

    他學撲克不久,就一屁股坐到當時拉斯維加斯最大的賭桌上去跟人玩無限豪膽(NoLimitHoldem)。

    當時那個賭局的常客JohnnyMoss,ChipReese,DoyleBrunson,PuggyPearson,AmarilloSlimPreston,BobbyHoff等都是撲克的超一流選手,很多人拿過世界冠軍,在當時撲克江湖的地位無異于東邪西毒南帝北丐。

    他們像餓狼一樣等待迷途的羔羊送上門來,主要的財源來自于花錢買感覺的富商、好來塢影星、毒品販子等。恩戈不管這些,他迫不及待地要跟最高水平的人較量。去了看人家正玩著呢,恩戈問到,喂,喂,你們這是玩得什么?”無限豪膽。”一人答道。

    坐下玩吧,你看這有空位子。

    ”另一個人說。可是我以前從來沒玩過這個呀”。他說的是實話。

    此前他玩的撲克是梭哈。他也知道這幫人盼著他坐下來挨宰呢。

    但他還是從兜里摸出一捆兒錢來,兩萬美元。

    坐下不到15分鐘,這兩萬就輸光了。

    恩戈返回去到他在賭場的保險箱又取些錢回來接著練,小心但勇猛。這一坐連續玩了36個小時,他不但贏回原來輸的兩萬,還賺了兩萬七。

    AmarilloSlimPreston(1972WSOP冠軍)后來說我用個什么招兒,這小子立刻就學會,他憑直覺就明白我為什么會那樣玩。

    我從來沒見過誰學東西這樣快。

    ”1980年的WSOP報名費為一萬美元的主賽是恩戈第二次打比賽,這之前他只打過一個40人參加的比賽得了第34名,不到一小時就被淘汰了。當時一萬美元不是小數目,沒幾把刷子的人是不會參加的。

    恩戈順利殺進前六名。

    決戰前夜,他把好消息告訴給紐約的羅馬諾。

    當時老羅已患了心臟病,但他告訴恩戈趕下一班飛機到拉斯維加斯給恩戈加油,他要見證這一歷史時刻。

    恩戈倍受鼓舞,第二天以他兇狠的割喉戰法一步步走向終點。最后一個對手是被譽為撲克教父、名滿天下的兩屆WSOP冠軍刀友·不讓孫(DoyleBrunson)。這名不是白叫的,撲克界有句名言就是桌子對面坐的是我媽,我也要把她贏光”。媽且不讓,更別提孫子了。別說,這老頭2005年以七十多歲高齡還拿了一個好幾百人參加的WPT大賽冠軍。在最后決戰到來之前。這兩人在前三天的比賽里坐在同一桌很長時間。刀友跟人說道在我的撲克生涯里,我從來沒見過任何人在一個比賽里能邊打邊長本事的,可這小子把我們這些高手和WSOP這么重要的比賽當成了他的訓練營”,真的是天天向上。刀友慨嘆為什么第一天的比賽沒人把這小子踢出去,養虎遺患吶。最后時刻到來了。恩戈手里拿到同一花色的4和5,兩張小牌。盲注是3000/6000。刀友只在加3000跟恩戈的6000大盲注。然后桌上開出來不同花的A-2-7。

    初入撲克江湖贏WSOP主賽冠軍,斯杜

    恩戈過,刀友瞄了瞄桌上的牌,甩出1萬7。恩戈想了想,跟1萬7。

    第4張轉牌,一張小3神奇地落到桌上,恩戈成了順子!現在該做的就是怎樣釣魚請君入甕了。

    一般人會再過,等老刀下注再加碼。

    但這樣很可能會是刀友這只狡猾的老狐貍溜走。恩戈一直打得很猛,蒙的很多。

    他知道、刀友也知道。

    恩戈數出4萬籌碼推了出去。

    他知道刀友有牌回反擊的。

    刀友稍停頓了幾秒鐘喊道全進!”一大群圍觀的人圍得更進一步屏住呼吸。恩戈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喊道我跟!”。人群發一聲喊騷動起來。最后的時刻來到了,究竟是老刀三次加冕還是恩戈初嘗禁果成為歷史上最年輕的世界冠軍,馬上就要揭曉了。恩戈翻開了自己的牌,刀友搖了搖頭也翻了過來,是A-7!兩對!雖然恩戈領先,但老刀還沒棺材定釘,如果最后一張是A或者7那么他的富豪死(fullhouse)就贏了恩戈的順子了,概率是1/11,9%。人群又恢復了寂靜,發牌員用手敲了敲桌面,輕輕地把最后一張牌開出,是一張小2!恩戈贏了。接下來自然是被人群包圍回答記者提問。最后一個問題是你一下子贏了這么多錢,你打算用它來干什么?”恩戈回答的很干脆Gambleit!”,就是一個字,賭!當天晚上出去撮一頓慶祝,老羅一高興吃得太多,回到旅館有些不適,當夜心臟病發,搶救無效,沒能回到紐約跟朋友吹牛自己如何慧眼獨具,就客死異鄉在賭城拉斯維加斯歸天了。

    初入撲克江湖贏WSOP主賽冠軍,斯杜

    恩戈的心情卻從天上又落回到地上,悲慟不已,比死了親爹媽還難過。

    真的,老恩戈死時,小恩戈一個眼淚渣都沒掉。

    雖然才12歲,但他對他爹沒好印象,用他自己的話說,他爹就是操來操去(fuckingaround)的一個人。他媽也是好吃懶作吸毒嗜賭還死輸不贏。老羅倒是曾待他像親兒子。

    客觀地說,老羅雖是黑道上人物,但還是個挺有同情心的人,經常把錢借給明知道有借無還的窮人,他自己的俱樂部雇了很多白拿工資沒什么活干的老弱民工。如果說這次拿世界冠軍,還有很多人不服,覺得這小子就是交狗屎運撞上了,那么一年以后就沒人不服了。

    1981年,恩戈卷土重來,又一次登上了冠軍寶座。一個年輕人連拿兩次世界冠軍,馬蹄賭場的老板比尼恩看到了賣點,這是宣傳WSOP的好機會。

    電視報紙紛紛報道,恩戈一下子成了大明星,一時間風光無限。

    最后
      <tbody id='emb3d6sp'></tbody>

    <small id='s2qe6ccm'></small><noframes id='jzujvhm8'>

  • <small id='d1jx2o99'></small><noframes id='so1nzjve'>

      <tbody id='6jm6ycls'></tbody>